深思网首页 > 理论周刊 > 

从规则的角度认识产权

2018-10-11 10:36 来源:深圳特区报
“产权”的含义应该从“规则”的角度去理解,即第一层面的自然法和第二层面促进合作的具体规则都得到遵循时,可见产权是一个与“法治”相关的概念。

“产权”的含义应该从“规则”的角度去理解,即第一层面的自然法和第二层面促进合作的具体规则都得到遵循时,可见产权是一个与“法治”相关的概念。

产权与规则是联系在一起的,或者说,产权是受规则规范的。为说明产权与规则的关系,下文将把规则分为两个层面来理解。

第一个层面的规则是自然法意义上的规则,这种规则被认为是与生俱来的,是人们可以天然地达成“共识”的法则。包括几种情况:一是指洛克的产权初始界定原则,也就是他说的“个人只要使任何东西脱离自然提供的状态,他就渗入他的劳动,从而排除他人的共同权利。”二是指斯密强调的同情心,也即每个人内心中那位公正的审判官;三是指奥派经济学家德索托总结出来的“非强制”法则,即不对不伤害他人的行为进行制度性强制。

第二个层面的规则是人的行动产生的规则,这些规则是“演化的”,是人们促进“分工合作”的手段,如这种规则有利于合作,则这些规则被认为是“良好的”或“正当的”。好的社会,就是使有利于分工合作的规则被发现,并得以推广的社会,相反,坏的社会则是指这样的规则被压制的社会。在正常社会中,第二个层面的规则应该满足“自然法”的要求,也就是第一个层面的规则的要求。

社会生活是由这两个层面的规则规范的。这两个层面的规则的特征不同,第一层面的规则具有恒久性,是抽象的;而第二个层面的规则是演变的、具体的,是人们遵循第一层面规则的产物。也就是说,首先要有自然法层面的规则所保障的个体权利,然后才有个体行动产生的具体规则。可见,第一层面的规则是第二个层面规则的前提,而第二层面的规则是第一个层面规则的具体体现。

政府与规则问题有关。第一个层面的规则提出的问题是如何保障“好的”规则能够产生并被挑选出来,但要注意的是,这里并没有一位“挑选者”。政府作为人们实现美好生活的手段,本身也是被挑选的对象,也即政府是作为第二个层面的一部分而存在的,是在第一层面的规则之下的,和其他各种组织一样,政府也要遵从第一层面的规则。

怎么才能使那些有助于增进人类福利的第二层面规则得以出现呢?一个显而易见的要求是政府要遵从第一层面的规则,这意味着政府对那些“有利于分工合作的规则”保持开放态度。

举个例子:假如企业家开发出一种新的服务,这种服务比目前政府提供了同类服务更有效地满足消费者需求,这时政府不应该限制企业提供这种服务。比如民营快递行业和网约车的出现,明显有利于消费者,但可能会损害邮政部门和出租车行业的利益,这时,政府部门没有对其采取禁止的态度,而是允许其运行,这就是值得赞赏的。

“产权”的含义应该从“规则”的角度去理解,即第一层面的自然法和第二层面促进合作的具体规则都得到遵循时,可见产权是一个与“法治”相关的概念。很多人只是从第二个层面理解产权,所以他们把私有产权简单地理解为“产权边界明晰”,这是不确切的。产权边际存在模糊地带往往不可避免,这是由第一个层面的规则决定的,实际上,假如产权都很明晰,人们的所有行为都得到明确的规范,那么就没有企业家创新的空间了。

“产权”与第一个层面的规则关系密切。这一层面的规则所确定的行为边界具有模糊性,这种“模糊性”对企业家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它使企业家具有“合法但又灵活”的行动空间。他们的行动可能还没有对应的第二层面规则,但根据第一层面规则,又是合法的,这样就为企业家的创新留下余地。如支付宝、共享单车和滴滴打车等就是这种创新的典型例子,对这些“新事物”之前没有明确的规则说它是合法还是不合法,但企业家创新是符合第一层面的规则的。

企业家正是在模糊的、产权没有明确规定的边界上进行创新,在这种“模糊”的地方推出新产品。企业家每推出一新产品,就意味着建立了新的产权,同时也是建立了新的规则。所以,如把产权概念与企业家联系起来,就会发现产权是一个逐步“生成的”的过程,这一过程同时也是社会福利增进的过程。

(作者系浙江工商大学教授)

编辑: 战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