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网首页 > 理论周刊 > 

为区域金融发展提供司法保障

2019-05-22 09:53 来源:深圳特区报
深圳要完成上述《纲要》规定的独特金融任务,虽然中央同意了三地判决的相互承认与执行,但需要法律协调。在此背景下,深圳金融法院应该在如下方面创新,学习、甚至与香港、纽约等国际金融中心的金融规则保持一致性和连续与稳定性。

提要

由于金融服务的特殊性和专业性,具有强烈的外部性外溢。这迫切要求深圳将金融法庭单独建制设立金融法院对金融案件进行集中管辖,配备专业金融审判法官,以便完成中央和国务院对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服务和深圳金融服务定位要求,满足金融诉讼争端解决,共同协作完善大湾区金融司法制度,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一,粤港澳大湾区对深圳的定位要求单独设立金融法院

全球已有东京湾区、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三大湾区,分别有与其实体产业经济和科技创新配套服务的东京和纽约国际金融中心,旧金山的金融业,也非常发达,都有发达的金融司法制度。2019年2月18日党中央和国务院颁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粤港澳大湾区将成为世界第四大湾区。与前述三大湾区不同,这一湾区前有东南亚十多个发展中国家,后有广袤纵深的内陆腹地,要在一国两制框架内,建设为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和优质生活圈。这同样要求有配套的国际金融中心及其法律制度发挥基础设施作用。虽然香港已经是国际金融中心,但需深圳和广州作为区域性金融中心相辅相成为大湾区提供金融服务。

在湾区城市群中,《纲要》对湾区金融服务业的定位是“建设国际金融枢纽”,为此要求有序推进湾区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建立粤港澳大湾区金融监管协调沟通机制,加强跨境金融机构监管和资金流动监测分析合作;完善粤港澳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监管合作的信息交流机制;建立和完善系统性风险预警、防范和化解体系,共同维护金融系统安全。从具体操作层面讲,《纲要》要求深圳依规发展以深圳证券交易所为核心的资本市场,加快推进金融开放创新,不断完善“深港通”和“债券通”;支持符合条件的港澳银行、保险机构在深圳前海设立经营机构;支持深圳建设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推进深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深澳特色金融合作,开展科技金融试点。深圳已有证券交易所、齐全的各类金融机构和不同种类的金融子市场,私募股权基金、风险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等还走在全国前列,已经发生的许多金融业务在全国有典型性和代表性。深圳是全国最具创新性的城市,在金融服务实体和大湾区的金融创新过程中,金融纠纷案不断涌现要求法院司法裁决引导形成正当金融秩序。

深圳要完成上述《纲要》规定的独特金融任务,虽然中央同意了三地判决的相互承认与执行,但需要法律协调。因为香港是普通法系下的金融服务法律制度,内地和澳门是大陆法系下的金融服务方式和金融法律制度,内地与澳门又有差异。在大湾区建设中,如果将深圳、广州作为中转基地,投资内地金融,一方面,利于深圳、广州为珠江三角洲地区,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另一方面,为香港、澳门和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内地,提供了中转站。现金流是没有地域界限的,但司法区域是有地域界限的,这就不可避免引起法律冲突和业务管辖等诸多问题,需要专门法律机构协调不同法系下的专业金融法律和司法服务。

由于金融服务的特殊性和专业性,具有强烈的外部性外溢。这迫切要求深圳将金融法庭单独建制设立金融法院对金融案件进行集中管辖,配备专业金融审判法官,以便完成中央和国务院对湾区金融服务和深圳金融服务定位要求,满足金融诉讼争端解决,共同协作完善大湾区金融司法制度,服务大湾区建设。

二,深圳金融法院的业务管辖和功能构想

一是业务管辖区域为深圳行政辖区,深圳金融法院既是一个管辖区内各基层金融法庭的上诉法院,也是管辖区内拟定标的的初审法院,深圳高院作为其业务管辖和指导也是上诉法院。二是业务管辖,仿照《关于上海金融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深圳金融法院管辖的金融民商事案件范围可包括:证券、期货交易、信托、保险、票据、信用证、金融借款合同、银行卡、融资租赁合同、委托理财合同、典当等纠纷;独立保函、保理、私募基金、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网络借贷、互联网股权众筹等新型金融民商事纠纷;以金融机构为债务人的破产纠纷;金融民商事纠纷的仲裁司法审查案件;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金融民商事纠纷的判决、裁定案件。同时,当事人对深圳市基层人民法院作出的第一审金融民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判决、裁定提起的上诉案件,均由深圳金融法院审理。三是发挥三大功能,(1)金融法院通过集约管辖,更有效地定分止争,加大对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保护。(2)管辖行政诉讼案件,对金融监管部门在内的行政主体所实施的各项行政行为,依法进行司法审查和监督。(3)创新规则制定,司法判决形成的规则要有前瞻性和示范性,成为我国参与国际金融市场治理的“试验田”、制定国际金融规则的“孵化器”。四是行政、民事和刑事三合一,提高司法裁判效率和威慑力,同时探索金融法院内部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如指导诉讼交易方调解、仲裁与和解,降低诉讼成本,以节约稀缺司法资源。

三,按照国际化惯例进行金融司法裁判

要完成金融服务大湾区建设的重任,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强调的,要使金融服务成为“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服务就必须按照内生于人性和金融服务特质的正当金融规则运行,也就是金融判决及其形成的规则务必具有抽象性、普遍性和正当性,金融司法要独立,坚守规则中性。4月27日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特别指出,中国经济和金融会更加开放,同时“规则和信用是国际治理体系有效运转的基石,也是国际经贸关系发展的前提。中国积极支持和参与世贸组织改革,共同构建更高水平的国际经贸规则。”这同样适合作为深圳金融法院建设指南,法院应尊重金融商事与人的行为特性,努力生成一般化的金融法律规则。

为此,深圳金融法院可以比上海金融法院更加大胆开放生产判决书和金融规则在全球流通。一是委任香港、澳门的律师、法官等(包括法律及其他专业人士)出任陪审员、主审法官,甚或庭长。或者探索深圳和香港与澳门法官交流互任制度,或者在全球招聘熟悉英美法与大陆法的法官,以适用英美法下的法律规则。二是在诉讼双方的同意下,可选用香港的法例,处理纠纷或仲裁。因为香港司法制度为普通法系,普通法特别适合金融服务及其司法裁判,与伦敦、纽约、新加坡等国际融中心相兼容。三是加强与香港、伦敦和纽约的司法教育合作交流,为深圳法官提供系统的专业培训课程,以此来提高深圳金融法官专业素养。在此基础上,可以进一步探讨,两地如何扩展、深化司法互助合作的内容与范围。四是学习普通法系判决书的写作,增强说理和推理。2018年最高法院下发《关于加强和规范裁判文书释法说理的指导意见》,要求判决书阐明事理、释明法理、讲明情理和讲究文理。这方面普通法系许多有优长,最高法院贺小荣主编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法官会议纪要:追寻裁判背后的法理》就体现了这一追求。

四,与时俱进创新金融司法和保持规则的确定性和连续性

金融中心分为全球性金融中心、国际性金融中心、国家性金融中心和区域性金融中心等四个层级,纽约和伦敦可称得上全球性金融中心。粤港澳形成的金融服务中心应该是香港的国际性金融中心+深圳和广州的国家区域性金融中心的组合。在普通法与大陆法几百年的法律竞争中,各类金融中心的法律规则基本是采用普通法,即使大陆法系国家如日本东京、阿联酋的迪拜也是如此,主要大陆法系国家的金融法如德国、法国、日本和欧盟基本是向英国美国学习。伴随金融全球化,基本是英美法律规则全球化。十九世纪后,全球的金融工具创新、金融组织创新、金融交易创新和金融市场创新基本来自普通法系,现在我们国内金融业的蓬勃发展基本受惠于此,但是我们国内对金融运行背后的游戏规则系统是如何配套运行的却理解很不够,甚至忽略了,徒有法条却不能充分发挥效果,与国家高质量发展和经济转型的内在要求不匹配。

在此背景下,深圳金融法院应该在如下方面创新,学习、甚至与香港、纽约等国际金融中心的金融规则保持一致性和连续与稳定性。一是建立上述四类国际金融中心的判例库和法规库,跟踪前沿法律规定和判例规则,同案同判,或者便于援引国际最新判例规则,节省学习成本。二是研究和协调大陆法与普通法的法律冲突。因为金融跨期信用交易活动通过合同重新构造了复杂的法律关系,突破了大陆法系传统的物权法、合同法、公司法和担保法等民商法的既有规则与法律关系,要将缔约过失责任、违约责任、侵权责任等逐渐形成特定性的金融私法制度,与跨国界金融交易引致的纠纷裁判纳入国际私法和公法与国际软法进行协调。三是与最高法院积极协调沟通,将最高法院司法解释、指导判例、司法审查、各种冠以“纪要”“通知”“指引”或“意见”名称的司法文件等形式和效力各异的司法解释制度规范化,应遵循“个案裁判——规则形成和积累——指导案例——司法解释——立法完善”的路径形成金融裁判规则的判例法制度,突破传统教义法学和民法范式的僵硬迟滞局限,快速响应情势变更,同时保持金融规则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的连续性、确定性和普适性。通过司法解释创设具有正当性和普遍性的裁判规则,法官和法院发挥良好的全球和中国区域的公共政策制度功能。四是确立保护金融企业家法律制度。把金融简单地看成融资是错误的,金融是配置自然和社会资源的一整套生产性的治理机制,使这套治理机制对实体经济发挥作用,需要金融企业家创新和正当的法律规则保护。要将粤港澳大湾区建成世界第四大湾区,更需要工商企业家、金融企业家和政治企业家同心繆力。

(作者系上海对外经贸易大学副教授)

编辑: 战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