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网首页 > 理论周刊 > 

宝安县委成立进行有计划的暴动(1926年-1927年)

2021-01-19 11:36 来源:深圳特区报
在关系党和革命事业前途和命运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27年8月7日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亦称八七会议)。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

1926年1月,宝安农会约见国民党深圳驻军旅长司徒非,要求取消防务费(名为启征税和户口税),但无结果。县农会便发动群众游行示威,全面开展反苛捐杂税运动,并把启征税扰民情况呈报国民党中央党部,请求制止征收。国民党中央党部直接命令其撤征,并颁发布告,规定凡是未经中央财政部批准的,不得巧立名目,横征暴敛。这样,启征税、户口税及其他杂税被废除,反苛捐杂税的斗争取得了胜利。

1926年3月,各区党组织负责人会议召开,决定撤销县党支部,建立中共宝安县党部,并推选龙乃武为县党部负责人,龙乃武、郑奭南、潘寿延为县党部常务执委。县党部设在县城南头关口郑氏宗祠,隶属中共广东区委领导。县党部直接行使职权,其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继续援助省港大罢工,开展减租减息和反对苛捐杂税、打倒贪官污吏和豪绅恶霸的斗争。随着县党部的建立,五、四、三、二、一区相继建立了区党部。各区委均以区农会会址为活动中心点。

1926年10月10日,中共广东区委发表《为省港罢工自动的停止封锁宣言》。宣言指出:省港罢工工友与世界上赫赫有名的第一强大而凶恶的英帝国主义相对抗,给英帝国主义在中国以空前的大打击,实为中国反帝国主义运动历史上从未有。为准备全国一致向帝国主义总攻击,决定10月10日12时起一律撤退纠察队,停止封锁。20日,驻防宝安的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第三大队,奉中共广东区委命令撤退回省集中训练。

1927年1月,宝安县总工会成立,下辖茶居、凉果杂货、木匠等11个基层工会,约800余人。县总工会由中华全国总工会立案,属中共宝安县党部领导。“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县总工会解体。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国共合作破裂。15日,广州的国民党当局发动反革命叛变,大肆搜捕和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大搞“清党”运动。中共宝安县党部负责人龙乃武出走香港,农会也自行解散,县党部临时决定,将党的所有证件迅速销毁,然后整体撤退到五区楼村的陈氏宗祠,继续领导群众与反动势力周旋。

1927年6月,中共宝安县党部召集四、五区农会领导人联席会议,要求各区农军实行武器戒严,并派陈绍芬到香港找中共广东特委负责人陈郁汇报情况。陈郁代表特委指示,由郑奭南任县委书记。县党部改组,产生中共宝安县第一届委员会,隶属中共广东特委领导。特委要求宝安县委部署潜伏活动;鼓动农民起来进行有计划的暴动;在农会农军已受摧残、工作艰难的地方,设法组织农民进行秘密工作。特委还要求县委在深圳河附近设立交通站,以利交通联络。根据特委指示,县委研究决定分派党员潜驻各区,同时重新整顿农民自卫军,准备武装斗争。

在关系党和革命事业前途和命运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27年8月7日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亦称八七会议)。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8月11日,根据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的决定,正式成立中共广东省委。根据中共广东省委指示,宝安县委在深圳河附近的皇岗村建立交通站,主要任务是沟通香港、内地和广州的联系,护送党的领导人出入边境线。李源、蔡如平、赵自选等党的领导人都曾经过这条红色交通线过境。

1927年11月,为了贯彻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省委派候补委员赵自选到东莞常平周屋厦村召集东莞、宝安两县领导人联席会议。会议要求东宝两县共同组织工农革命军,并当即成立“东宝工农革命军总指挥部”。下设4个大队,其中第三、四大队属宝安。

1927年12月,为做好配合广州起义的准备工作,中共宝安县委进行调整,产生第二届委员会。省委派傅大庆到楼村,向宝安县委传达指示,限13日前进军深圳,会同铁路工人夺取火车直趋广州接应起义。县委立即从两个大队的工农革命军中抽调200多人,将原来的三、四两个大队混编为第一、第二两个大队。12日晚,第一大队经观澜、龙华,向深圳进军。14日,工农革命军分四路突破深圳东西南北墟门,包围国民党军政机关,第一大队冲进反动警局,击毙警局巡官江秀词,俘虏区长兼警察局长陈杰彬和两名局员。当日下午转移到乌石岩集中。第二大队未攻下县城,亦退到乌石岩集中。

这次暴动是宝安工农在大革命失败后武装反抗反革命武装的第一次尝试,打击了国民党在宝安的统治,震惊了敌人。但暴动也招致敌人变本加厉地镇压。国民党反动派及沙井、新桥的民团,包围乌石岩,攻打楼村,烧毁县委驻址陈氏宗祠,杀害革命群众何连、何梅、张沛、张炳寿等人。

1927年12月19日省委听取傅大庆报告后,指出宝安暴动的失误:一是这次暴动没有具体计划,而且不去发动群众;二是没有在群众中宣传土地革命,也没有实行。省委指示宝安继续准备暴动,不能因广州暴动暂时停止而不斗争;必须与惠阳一带农民的斗争联络;应不迟疑地宣传土地革命、不还债等口号,并切实实现,才能发动各乡村农民,破坏金融税收,动摇反革命政权,取得完全的胜利;要注意党的发展和整理,必须在斗争中巩固党的基础。

(参考资料:《中国共产党深圳历史大事记(1924-1978)》《中国共产党深圳历史(第一卷)》栏目整理:赵鑫)

编辑: 战旗